网易河南首页

船口新闻网

专访|辽博“又见大唐”策展人:让书画名迹器物自己“说话”

2019-11-13 13:19:45

由国家文物局和辽宁省委宣传部联合举办的辽宁博物馆“再看唐代”书画文物专场吸引了人们的极大关注,因为这是世界上第一次古代书画展示唐代的辉煌。

从被认为最接近王羲之书法风格和真迹的《韩娟(田童铁万岁)》一书,到张汤·徐用草书写的四首古诗,廖波见证了大唐贵族的生活情趣,写出了流传下来的经典书画,如《花海美人》、《郭氏夫人游春图》、《孝经画卷》等,给观众带来了一种开放绚丽的大唐氛围。前天在接受《澎湃新闻,古代艺术》(www.thepaper.cn)采访时,此次展览的策展人、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的刘传明教授首次详细介绍了展览策划的由来、定位、难点等主题。

刘传明告诉澎湃新闻,展览的原名称是“五彩缤纷的大唐”,但后来改为“再见大唐”由于这种替代感,希望今天的人们能通过展览梦想回到大唐,用唐代的绘画、书法和器物让他们自己说话,这样观众就能与大唐直接对话。

“另见大唐”专场将从2019年10月7日延长至2020年1月5日。它由两部分组成,即“盛世画卷”和“气势磅礴的书法风格”。它由八个单元组成。主线是辽宁省博物馆收藏的珍贵唐代书画展品,辅之以唐代金器、三色器、木器、雕塑等多种文物。它充分展示了唐代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和民族的融合以及丝绸之路带来的中西文化交流,反映了大唐盛世的繁荣。共有100件展品,其中56件是辽宁省博物馆的珍贵文物,其中44件来自故宫博物院、国家图书馆、上海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河南博物馆,并得到辽宁省图书馆、辽宁考古研究所、旅顺博物馆和朝阳博物馆的全力支持。展览场地为辽宁省博物馆三楼21号和22号展厅,面积2502平方米。

展览场地

廖波馆长刘传明

对话|刘传明

澎湃新闻:你能谈谈“再看大唐”展览策划的由来吗,为什么要在廖波策划这样的展览,最初的定位是什么?

刘传明:中国有句古话,“正确的地点、正确的时间和正确的人”。对于这个展览来说,这一天是一个时代的时间节点,这个时间节点是两个。1400年前,唐朝(公元618- 907年),截至去年,时间是1400年。去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因此,在这样一个非常特殊的时代,人们自然会想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最强大的时代。因此,汉唐时期的辉煌,唐朝,是中国人心中无法抹去的记忆。是时候回到唐朝,寻找我们在历史上复兴的荣耀了。我认为现在是时候了。

所谓的地理位置就是展览刚才在廖波举行的原因。首先,廖波是共和国的第一个国家博物馆。第二,廖波收藏以中国古代书画为优势。根据我国博物馆的分类,中国博物馆共有八个博物馆,包括紫禁城、陕西历法、廖波和尚波。这些收藏品的质量和数量在中国非常突出。随后收藏的中国古代书画中,廖波也名列第一,与紫禁城、上海博物馆并列。

辽宁省博物馆

“一个戴着花的漂亮女人”展览现场

澎湃新闻:由于历史原因,廖波著名的唐朝遗产确实非常受欢迎。

刘传明:历史上,东北三省比海关早解放一年多,几乎早了两年。在此期间,东北是一个重工业基地。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依靠港澳的地理优势,东南沿海经济,特别是整个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发展迅速。在这种背景下,辽宁落后了。然而,辽宁有着坚实的基础。目前,辽宁上下、省委书记、省长、常委分管部长等相关领导都意识到东北振兴已经进入一个新时代。同时,他们也认识到辽宁的振兴离不开文化的振兴,辽宁的发展离不开对丰富文化细节的再利用、再理解和再研究。因此,他们都非常支持这次“再看大唐”书画展览。这就是所谓的人和。

因此,作为一名馆长,辽宁省博物馆的选择是基于上述考虑。同时,本次展览的方向是以文物为载体和支柱。文化解释延伸到交流。艺术美学服务于快乐;学术研究正在继续和深化。

澎湃新闻:我听说这个展览是今年3月才正式计划的,现在大概需要半年时间。

刘传明:事实上,真正的工作只需要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这涉及到一个初步的酝酿过程,涉及到对你的策展思维系统各个方面的领导者的认知、理解、认同和支持。因此,我要感谢这个时代和所有参与这项工作的人,他们把这次展览变成了集体智慧和国家意志的一部分。

展览场地

澎湃新闻:策划这次展览有什么困难?

刘传明:困难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第一方面,因为人们有习惯性思维,行业有方向性思维。由于其特殊性,文艺界是一个相对严肃的学术高地,但同时也是相对保守的。那么,我们当代的人文环境是什么呢?我也在今天的论坛上说过,一方面,这是过度的娱乐,对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采取消费的态度供我自己使用。虽然我个人不同意这一点,但我认为也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门槛,因为消费群体趋向于变得受欢迎,具有一定程度的娱乐性。然而,作为一个博物馆,它的学术底线,包括历史叙述和文化严肃性,应该保持。

第二个方面是我们都在强调传统优秀文化的重要性,但与此同时,我们对经典的解读还远远不够。因此,这次展览不仅要避免对传统文化的那种交叉和戏谑的态度,还要保持时代感。因为,毕竟,我们的展览是为当代人举办的,是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在一个新的历史文化环境中举办的。首先,它是为辽宁和沈阳市民准备的。这是为了中国和世界。因此,我们需要找到一座桥梁与游客沟通,包括观众和读者。因此,从一开始,在制定这个计划时,我们就需要把观众放在心里,把人放在心里,把最初的人放在心里。因此,对于具有原创思维模式的博物馆文化艺术机构来说,这是一个挑战。

在展览现场,唐代彩陶携带丝绸袋骆驼,唐代胡人带领骆驼女仆。

澎湃新闻:当我今天看展览的时候,我注意到故宫和上海博物馆有几幅书画的复制品。上海博物馆的《步年图》、《乌牛图》和《高易图》不是原作。这仍然是一个遗憾。那时你有没有想过从他们那里借用原作?

刘传明:故宫和尚波也有一些原作,但由于我国的文物保护政策,有一个保存文物的高级文物休眠系统。就像我们的土地每年都被耕种一样,这块土地的肥料实际上已经流失了。因此,经过几年的种植,土地将休耕,文物也将休耕。这是一项非常有利于文物保护的措施。这些著名的名字有些在展出,有些则处于休眠状态,所以没有办法,仍然有时间和各种原因。

澎湃新闻:事实上,还有一些与唐代著名艺术家有关的古代名画流传下来。例如,在美国波士顿,也有一丝不苟、色彩浓重的“刀连图”。

刘传明:“刀连图”在美国。最初,在策展计划中有欧洲和美国的博物馆。今年三月我联系了大英博物馆和美国博物馆,他们说不是今年,而是明年三月。但是因为我们必须在70周年的时候展示它,我们等不起,所以我们最终因为时间问题而放弃了。

澎湃新闻:你刚才提到了时间的问题。我还想问你一个时间问题。为什么展览定于10月7日?如果展览安排在9月30日或9月下旬,或者10月前几天,许多观众可能会有更多的时间去看展览。

刘传明:这个问题似乎是技术性的,但也有更深层次的考虑。首先,因为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70周年,从广义上说,我们今年所做的是70周年纪念的一部分。从心理上来说,国庆庆典和国庆阅兵都是意料之中的事。几天前,10月1日,我们还观看了天安门广场,如此盛大的阅兵仪式和如此难忘的70周年纪念活动。因此,中央政府有关部门的领导,包括国家文物局和辽宁省委,在举办这次展览时,都考虑到了这一点,时间自然倒流了。在第一个计划中,我们也有9月28日,但考虑到当时一些具体行动尚未完成,我们继续到10月7日。在这一点上,你必须说偶然性也有偶然性和必然性。

展览场地

澎湃新闻:作为策展人,你在展览中做了哪些努力?

刘传明:我还提到了它的背景和相关材料。我对所有的展览作品都有自己的标准,我已经和辽宁博物馆的同志们多次沟通,因为详细的展览工作是由辽宁博物馆完成的。让我给你举个例子。我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了。第一部分是唐画和唐画,它们基本上是以红色为主的暖色。第二种是主要由绿色组成的冷色。中国画叫做丹青。如果我们必须找到一个来源,我们的颜色是基于唐代绘画的视觉图像。丹与清的冷暖对比可以提醒人们,这是一种唐代文化,也是唐代的基调。

说到唐代的基调,你可能会想到唐三彩。然而,我在讨论中告诉我们的团队,虽然唐朝的三种颜色是唐朝的典型颜色,但这是19世纪末以后人们对唐朝的理解。唐代真正的文化丰富多彩。也正因为如此,本次展览的原名是“七彩大唐”。因为大唐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度,这种“多彩”不仅视觉形象丰富,精神氛围也丰富多彩。

“强势书风”展示网站

澎湃新闻:那为什么它最终变成了“再见大唐”?

刘传明:在语言和语调方面,“五彩缤纷的大唐”是对第三方立场的陈述。我告诉你,1400年前中国有一个如此辉煌的时代。“再次见到大唐”有一种替代感。希望当人们通过这次展览梦想回到大唐的时候,他们会与大唐进行对话,所以它被称为“再次见到大唐”。此外,一方面,我认为我们的当代观众,包括年轻观众,需要补上一堂课,这是一堂真正具有历史感的叙事性补课。一方面,我也相信他们的智慧,所以在这个曾经辉煌而强大的时代,我给他们一个与中国对话的真实而直接的机会。这也是辽宁省委宣传部和国家文物局领导经过反复考虑后做出的调整。

“强势书风”展厅

用数字技术再现敦煌石窟风景

澎湃新闻:事实上,这种对大唐文化的解读,尤其是在影视作品中,有很多解读,包括最近的电视剧《长安十二小时》(Sidec Hour of Chang ' an),这部电视剧从服饰、建筑、日用品等多维视角向观众呈现了更好的大唐氛围。正巧,今天学术研讨会的主题也是“大唐的另一个多维视角”。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理解这一点呢?

刘传明:大唐是中国最强大的时代之一。今天有太多的事情值得我们去体验和感受。关注唐代是文艺界的一个好现象,这个时代值得我们用不同的艺术方法反复咀嚼。然而,就我而言,包括迄今为止的《长安十二小时》,他们中有多少人去除了浮华,将古代推到了现在。这样看待文学和意义的形象真的能把我们带回大唐吗?而不是用今天的个人叙事和缺乏历史感的叙事取代大唐。我和你都没说过。我们将让文物说话。我们将让唐代绘画、唐代书法和唐代器物发言。我认为我们应该警惕整个时代文化的浮躁和对经典的过度消费主义态度,因为真正持久的文化力量不是仓促行事,而是回到历史背景中反复体验为什么它如此开放,为什么它如此自信。为什么这么全面?它的智慧如何处理这么多复杂的问题?因此,让文物说话尤为重要。

唐代地方陶俑

“又看大唐”展览期间发行新书

在这里,我特别想推荐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为这个展览做了一个“纸的延伸”——再看大唐。这个目录不同于所有目录的汇编。这个目录是整个展览。没有机会看展览的人可以通过这个目录在一张纸上看到展览“再看大唐”。此外,我还写了一本名为《看大唐一瞥》的书,这是对文字展中最重要作品的深入解读。

澎湃新闻:到目前为止,对此次展览有什么遗憾吗?

刘传明:一定有。总的来说,本次展览只是在大格局下进行了一些富有探索性的创作。事实上,这次展览的原始结构是三件,而不是我们今天展示给你们的两件。第一部分主要是绘画,第二部分主要是书法,但“唐书画唐”和“唐书书法唐”并没有在现在看到的结构中得到充分体现。

颜真卿《唐颂》中轴线的展览场地

此外,我给原始建筑的第三个街区起了个名字:“来自天空的马蹄声”。众所周知,我们甘肃省博物馆有一个市政厅的珍宝,“飞燕上马步”我和他们谈过借用展览来反映丝绸之路的主题,并使之成为单独的一章。因为丝绸之路太重要了,今天研讨会的学术报告中也提到了丝绸之路。尽管是在公元前138年,张骞被命令“清空”西域,但整条西行线却成了丝绸之路的起点。然而,就其影响而言,丝绸之路的真正影响在于唐代,其繁荣在于唐代。因此,我想用一章来呼应我国的倡议“一带一路”,因为我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是整个人类世界发展的线索。当然,在回顾历史时,应该更多地探索其人文精神。后来,因为这个太大,第三章在做最后的考虑时被删除了。所以现在你可以在第二个展厅看到一点点,这个展厅有这样一个阴影。如果你说对不起,那当然很遗憾。

展览场地

澎湃新闻:听说你提到了丝绸之路,你会计划任何与丝绸之路有关的展览吗?

刘传明:这个具体的展览还没有考虑,但是我个人的工作将把我90%以上的精力投入到丝绸之路的田野考古、丝绸之路的文化交流、丝绸之路的学术研究以及与丝绸之路相关的话题上。情况可能就是这样。

陕西11选5 pk拾app 江西快3开奖结果 特区彩票网 重庆快乐十分

上一篇:节后阳光财险、中意人寿等多家险企被罚
下一篇:东营有1200余人叫“国庆”2300余人叫“建国”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8-2019 customer5.com 船口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关闭